徐绍史:不担心各国货币政策对于中国的影响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5日(星期四)15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就“经济社会发展与宏观调控”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以下是发布会实录:

意大利通讯社记者:

谢谢主持人。我是意大利通讯社的驻京记者。我的问题非常简短,对于欧洲所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中国是否担心这样的量化宽松政策会给中国带来一些副作用?谢谢。

徐绍史:

我刚才说从世界经济来说,也有一种看法,认为也是金融危机以来最复杂的一年,大国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已经出现分化。前一段美国正在考虑加息的问题。欧元区和日本都在酝酿推出量宽政策来更好地刺激经济。各国的货币政策是由各国自己制定的,但是各国在制定货币政策时要考虑它的溢出效应。所以说是两句话,货币政策是各国、各经济体自主决定的,第二句话是在决定时要考虑它的溢出效应。至于说对中国的影响,我们会密切地关注,我们并不担心,因为中国本身市场很大,经济回旋的余地又非常大,所以我们并不担心。谢谢。


河北第二虎:不拘小节景春华

两会第一天,政协开幕,人大还没开,景春华就落马了。盛会也打虎,多鲜活的教材,代表委员们会上谈四个全面中的全面从严治党,最热乎的话题有了。


无关雷声

惊蛰,万物复苏,“桃始华,仓庚(黄鹂)鸣”,确是有色有声的时节,但在二十四节气的发源区域,初雷往往在一个月之后。待雷声出现的时候,万物不是惊醒,或许是惊吓吧。


傅莹的魅力在哪里?

傅莹的记者会为什么总是人山人海,她的那一种亲和力和女性特有的温柔,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赶场子去会美女偶像的感觉。在聆听她既有立场,又有感染力的表述时,你会用一种理解、甚至欣赏的心态涌现。于是,记者的提问不再刁蛮,而傅莹的话,很少会被变成媒体反驳的材料。


为什么总是外国记者问军费?

去年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美国记者提问了这个问题,新闻发言人傅莹回答得就不那么开心。今年问这个问题的,同样是外国记者(英国路透社),但是傅莹不仅没恼,还笑嘻嘻地顺便开了外国记者的玩笑。这一变化好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