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科院副院长:应尽可能公开更多转基因相关信息

新华网北京4月1日电 (汪徐秋林)由于不了解,公众对转基因的不信任感在当前食品安全事故高发的背景下被进一步放大。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转基因科普的难点在哪里?在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问题上,相关部门有什么样的现实考虑?《新华访谈》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吴孔明和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杨雄年。

对于转基因,舆论一直有不同声音。这些不同声音进一步引发了公众的不信任感,甚至是敌意。怎么看待这种不信任和舆论压力?

吴孔明:公众对转基因的认识和理解在我们这个社会群体里有非常大的不同意见,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首先转基因作为农业生产的技术,它的产品与每一个人有密切关系,因此人们对它的安全性就会给予很多关注。另一方面,转基因是现代生命科学发展出来的高新技术,不同知识背景的人来看它,角度也不一样,因此出现一些不同声音也是很正常的。

科普转基因,是要在科学的层面上,通过与不同声音之间的交流沟通,达到广泛共识,在这个背景下,商业化的大环境才能成熟。

任何新产品、新技术都有两面性,转基因也如此。转基因是一个中性技术,我们用这个技术演化出来的产品可能给我们带来非常多得好处,但也存在着风险。重要的是我们对它进行全面评估,更好地利用它给我们带来好处,管控它可能产生的风险。如果将这两项工作做好,那公众对转基因的不同认识会逐步统一。

面对舆论对转基因的不同态度,科普工作目前最困难的地方在哪?

杨雄年:在转基因科普中缺乏更多将科学语言翻译成大众语言的科普专家,是现阶段科普的难点。科学家在介绍转基因技术时使用专业语言,大众听不懂,就无法认识、接受。有人通过媒体讲“虫子吃了都死了老百姓吃了能行吗?”推理说虫子死了就有毒,人吃了是不是也有毒。但科学不能仅仅用推理来证实,还要通过实验去证明。这些就需要专业性的科普专家将现在难懂的,大家不容易理解的东西用媒体、大众的语言翻译出来。

吴孔明:我是做昆虫防治的。现在水稻、棉花、玉米的转基因研究主要用于昆虫防治。从科学层面上叫转基因抗虫农作物,主要作用就是杀死昆虫。但是,公众谈到杀虫时,很多人就会联想到它对人类有食品安全的风险。

从科学层面上,杀虫有两类东西,一类是化学农药,我国每年使用180万吨化学农药用于病虫草害防治。杀虫剂原理对人的食品安全是一致的,所以大家认为杀虫会对人产生影响。

但从转基因的角度,微生物怎么杀死昆虫,其实是产生的这种微生物的生物性的东西将昆虫毒杀,但是它产生的这种生物性东西和人体没有关系,就是单独对那个昆虫的。把微生物产生的杀虫毒素搞清楚,把抗虫基因转到农作物里,这在原理上和杀虫剂杀虫是不一样的,对人来说是安全的。

如何将科学原理和知识通过深入浅出的逻辑关系让民众了解,其实和我们的习惯、对科学的认知有非常大的关联。

由于不了解,公众对转基因的不信任感在当前食品安全事故高发的背景下被进一步放大。那么科普工作应当怎样展开,才能扭转这种局面呢?

吴孔明:科普宣传第一是要把技术原理讲清楚。第二点是要讲清楚需要什么样的环境和食品安全评价技术标准。第三是在国家监管的层面上,明确转基因产品达到什么样的指标才能发安全证书。第四个是国际上已经发展成熟的转基因农产品已经有20年,说明这20年间得到了什么好处,存在什么样的食品安全风险,怎么样管控。

科普工作也要针对不同人群。转基因技术是生命科学前沿的技术,利用转基因技术可以解决医学上、农业上、工业上的很多问题。我们要让更多的孩子和下一代了解这个技术,给社会发展能够带来的影响和价值,让他们对这个技术感兴趣,通过他们将来的发明创造来提高我们的能力,来占据国际转基因技术的制高点。

同时要跟广大民众消费者、社区讲清楚,让他们了解比如抗虫转基因农作物和化学农药究竟有什么样的区别。

干部在对转基因管控、监测中有很多事要做,他们了解这些原理,也能更好地进行管理。

媒体也要讲科学,将先进的思想和文化及科技发展与公众进行沟通。这种颠覆性技术与每人都相关,只有大家都认识到它的重要性和可能存在的风险,才能利用先进技术抓住发展机遇,解决技术应用过程中可能面临的挑战性问题。

有人提出,作为转基因产品的最终消费者,应当知道转基因产品获得安全证书的审批和决策过程,以及相关实验检测数据。那么,在科普过程中怎样做好信息公开尤其是专业信息公开,农业部有怎样的考虑?

杨雄年:我们国家有专门的法律条文规定,始终坚持转基因信息公开透明的原则。凡是涉及到农业转基因生物的相关法律法规,还有安全评价的标准以及审批结果,按照法律法规规定都在农业部网站上进行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吴孔明:任何一件新的产品或者新的技术都有两面性,重要的是我们要对利用技术产生的产品进行全面评估,并利用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管控可能产生的风险。

转基因整个安全性的评价和管理过程中如何做好信息公开,是在目前应该高度重视的一项工作。这里面信息分成两类,一类涉及研发者的技术秘密,公开可能不符合相关规定,也没有保护研发者科技创新的利益。另一类则是通过公开让公众更多地了解这个产品的信息,尤其是安全性评价的数据和整个过程。所以在管理上应该从两方面找到平衡点,在保证维护研发者商业秘密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公布相关信息。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报社愚人节特刊引发的风波

1993年4月1日愚人节前夕,《社会周刊》主编想给广大读者一个天大的“惊喜”,在愚人节那天学西方人出版一个整版的愚人新闻。这个创意得到了编辑记者们的力挺,于是第二天一个整版的“愚人节特刊”就面世了。


毎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

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王敏定律”:每一个落马者,都是两面派。换句话说,在那些人落马之前,我们无法知道谁是两面派。再换句话说,权力是两面派的鲜艳的时装,一个权力在握的人,可以任意使用世界上最好的“化妆品”和“美颜软件”,把自己打扮得肌肤嫩白风华绝代光荣高大。


透过灰暗人性的你的眼

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许多已经解决温饱问题,贫困无法充当灰暗人性的遮羞布。如果成功者都忙于在一场物质竞赛的残酷PK中胜出,并赢得广泛的认同,只会点燃更多人内心的贪婪、自私和冷漠。


学车让官员重拾自理能力

官员学车的意义,远远大于促进公车改革这件事本身。一者,官员学车,代表了官员作为正常人对基本生活技能的获取。长期以来,“车轮上的腐败”作为体制内官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的一种特权,代表了太多的不正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