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辽宁兴城村镇干部打178张白条吃饭

“新华社发布”客户端沈阳8月16日专电(记者 王炳坤)近日,一条“小吃部被打白条178张,老板讨债3年无果”的消息在网络上传播,曝光辽宁省兴城市多名村镇干部吃饭不还钱,累计欠款48800元,引发网民关注。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地纪检委已牵头成立工作组,对此事展开调查。

网络上曝光称,辽宁省兴城市红崖子镇二道边村有一家“德利小吃部”。从2008年至2011年间,二道边村的招待宴请就选择这里,不过村委会不能及时给钱,而是先打白条,等有钱了统一结算。但由于后来任职的村委会主任拒绝承认这些白条子,这48800元的吃饭欠款由谁来还就僵持了下来。

记者从网络图片上看到,178张欠条铺了满满一餐桌。德利小吃部的业主赵秋莉介绍,白条上金额最大的一笔为780元,最小一笔为53元,签字人既包括当时的村干部,也包括镇领导,甚至还有市里一些部门的人员,如今一些人的工作也已发生了变动。而且打白条者都认为,是为了工作才吃的饭,应当由“公家”出钱。

这一消息在网络上传播后,辽宁省兴城市15日回应称,当地已成立由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骆忠山任组长,督查、组织、纪检、法院、审计等部门参与的联合工作组展开调查,并研究制定了相应处理办法。

工作组认为,兴城市各级政府早在2003年就作出了政策规定,要求村级财务由乡级代管,村组不设招待费,兴城市一直在执行这一政策。而针对此事,工作组将对白条一笔一笔查清、一人一人核实,确保问题水落石出。对“吃饭不还钱”的干部,无论是在职还是退休的,无论是市直部门还是乡村的,必须限时还款。对不主动还款的,由财政部门扣其工资,此外还将依纪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黑龙江鹤岗原公安局长被判刑后仍吃空饷7年

新华网哈尔滨8月22日电(记者邹大鹏)黑龙江省日前通报“吃空饷”专项清理工作阶段性成果,共清理出“吃空饷”人员7552人,给予党政纪处分及通报批评229人,其中公开通报的6起典型案件具有警示意义。

今年4月,黑龙江省政府统一部署开展了全省机关事业单位“吃空饷”专项清理工作。截至6月末,共清理出因疏于管理、人为造成的“吃空饷”人员7552人,已整改5825人,对典型案件进行了严肃查处和责任追究。

其中,依兰县交通局原局长郭建立之女郭培桐“吃空饷”影响恶劣。2011年3月,依兰县人社局违规将郭培桐录用为交通局事业编制干部,且截至本案调查时一直未上班,现任交通局长王铁汉2012年3月到职也对该问题未作任何处理。根据规定,相关部门责令交通局对郭培桐作辞职处理,追缴未上岗期间所领工资6.89万元,给予时任人社局局长费宏、时任编办副主任杨静野及王铁汉党内警告处分,给予郭建立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时任县长赵长满诫勉谈话。

鹤岗市公安局原局长林胜先被判刑后依旧“吃空饷”问题也被深挖。2004年8月,林胜先因涉嫌违纪违法被纪检监察部门调查,同年11月被免职。2007年4月,因行贿罪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鹤岗市相关部门以未收到判决书为由,从2007年至2014年,一直未对其作出党政纪处理。根据规定,鹤岗市纪委给予其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并责成公安局追缴其多得工资34.9万元。鉴于时任公安局局长李彦文因病去世,不予追究责任,给予政治部主任何立珠行政警告处分。

黑龙江省明确要求,对此类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的问题要引以为戒,对顶风违纪的,既要追究直接责任人责任,又要追究领导的管理责任和监管部门不到位的责任。

广州拟规定广场舞噪音不得超过80分贝

因涉及对广场舞大妈“限噪”而备受关注的《广州市公园条例(草案)》(简称《草案修改稿》),昨日在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一审。与此前征求意见稿相比,《草案修改稿》对于在公园内开展健身、娱乐活动产生的噪音作出更明确规定,噪音值超过80分贝的应立即采取措施减小音量,或停止使用扬声设备、乐器。

中午12时至14时不能跳广场舞

此前,对于公园噪音治理规定:在公园内开展活动应当控制音量,不得超过环境保护行政管理部门规定环境噪声标准。但事实上,“环境噪音标准”并不存在,因为国家环保部颁布的《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的适用范围并未包括公园。因此,此条在《草案修改稿》中予以删除。

难道没有噪声排放标准,广场舞音响可以随便开?并非如此。《草案修改稿》规定“使用其他扬声设备和乐器的,不得产生干扰他人的过大音量”,即在公园内使用扬声器只要音量控制好,在“指定的区域、时间内使用”是没有问题。

但是,音量怎么才算控制好?《草案修改稿》已将噪音标准进行量化:不得超过80分贝。同时规定“有条件的公园应当设置声屏障,并设置噪声监测设备和公共电子显示屏,实时监测并显示噪声值”。

此外,中午12时至14时不能在公园跳舞。这是继征求意见稿规定晚上10时至次日7时不能在公园开展扬声设备的健身、娱乐等活动后,新增的限制时段。否则,在警告后拒不改正的最高面临1000元罚款。

广场舞噪音扰民处罚太轻了?

昨日,广州市人大第12期市民议政厅“公园立法大家谈”中,公园广场舞噪音扰民成为提问网友关注焦点。

《草案修改稿》规定,对于使用其他扬声设备和乐器产生干扰他人的过大音量的,将由公安机关按照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的有关规定予以处罚。对于在规定时间外使用扬声设备的健身、娱乐等活动的处以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但有网友表示罚款太轻,“公园内可跳广场舞,但要控制分贝,音量不能过大,我对广州市公园条例持赞同态度,但感觉罚款轻了点。”广州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副主任委员易松厚对此回应,罚款只是告诫提示的手段,不宜太重。

网友质疑:“只知道堵,谁来疏?”

制定条例给公园“降噪”,也有网友提出质疑,“这也不许,那也不许,群众娱乐活动如何开展?”“只知道堵,谁来疏?”健身娱乐活动吵到他人是政府的失职,因为没有给需要运动的人提供一个公共场所。

对此,人大代表林永亮表示,《草案修改稿》规定公园按照功能进行分区,在公园内划定安静休憩、健身、娱乐等功能区,游人应在相应功能区域开展活动,“公园分区有动有静,动静结合互不干扰,以适应不同人群需求,做到疏堵结合。”

现场走访

公园管理员:我们也不好干预

昨日上午11时左右,艳阳高照,广州晓港公园内聚集不少大妈在跳舞。在旁边休息的陈女士说,她经常到公园里闲逛,偶尔会跳跳舞,“公园就是娱乐消遣的地方,没有这些活动,时间真不知道怎么打发。”据了解,每天上午约8时公园内就有大妈开跳广场舞,一直持续到中午12时,人群才渐渐散去。

蔡先生在公园给跳舞人群播放音乐十几年,每天在聚集200多人的广场播放交谊舞曲,“附近跳广场舞的音乐声不小,要是我们的声音开小了,边缘的人听不到节拍,没法跳。”

昨日中午,在广州烈士陵园,一群大妈正在排练广场舞,但现场并没有放音乐。烈士陵园管理人员介绍,早上7时多开始,各种跳舞、唱歌的活动就逐渐开展。下午则相对较安静,但仍可以看到亭子有不少跳舞的,自己带着扩音器,拉二胡唱歌,离亭子约50米处可以清晰听到声音。

晓港公园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说,下午6时到次日上午7时、中午12时至14时是禁止播放音乐,已经印在公园门前的活动守则上。但说到具体实施,保安显得很无奈,“已经是老问题,附近居民会投诉,尤其是昌岗小学。”往往警告过后,转身他们又调大声音。对于新条例能否有效执行,他持怀疑态度。

烈士陵园管理人员也很无奈,因地处中心地带,游玩的人多,白天园里热闹的同时,也会接到附近关于广场舞噪音的投诉,“我们只能是给他们提个醒,也不好干预。”

律师说法

公园“限噪”恐执行难

对于广州公园条例“限噪”规定能不能严格执行,广州市人大代表林泰松律师说:“能不能实行到位,还要看执法的水平、执法的力量和实际情况。”具体执法层面将会面临许多问题,比如现场有没有一个测量仪器?测量出多少分贝到底以谁为主?

林泰松认为广场舞具有时效性,“跳完就没有了,如果现场没有一个固定的测量仪器安装在那里的话,怎么知道当时达到多少分贝?”虽然在具体执行方面可能遇到很多问题,但从长远来看,这个条例的制定起到倡导性的作用,无疑有助于解决公园广场舞噪音问题。

80分贝是什么概念?

根据音量类比,80分贝相当于一般车辆贴近行驶时发出的音量,广场舞大妈的音乐稍微起劲点就超了。医学上的说法是,80分贝以上的地点就是“危险地带”,若接触这些噪音超过8小时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最直接的损害就是耳朵。

采写:南都记者徐艳 实习生 黄勇浩 邓艳珊

原云南人大常务副主任孔垂柱去世后题字被抹

新京报快讯(记者 杨锋) 2012年中央已出台规定,除统一安排外,个人不题词、题字。但2013年,云南大理太和古城遗址一块石碑上,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的孔垂柱,还是留下了“墨宝”。

四个月前,网友施怀基开始在网上实名发帖,建议有关部门将这块石碑拆除,未果。

两个月前,孔垂柱去世。8月31日下午,施怀基发现,孔垂柱所题字的落款已被抹掉。

谁抹去了“孔垂柱”?9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石碑云南大理州苍山保护局,一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石碑是当地一家企业所有,不在该局的管辖范围内。

题字行为或违反八项规定

孔垂柱题字的石碑于2013年9月所立,位于云南省大理太和古城遗址上。石碑上,题有“中国云南茶花种质资源库”几个红色大字,落款为孔垂柱,落款时间为“2013年元月8日”。

云南省农业厅官网显示,2013年9月16日,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的孔垂柱前往大理调研。调研期间,孔垂柱为这块石碑剪彩,并与他人合影。

2012年12月,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其中一条就是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题词、题字。而孔垂柱的题字,在规定出台之后。

“因病去世”后题字被抹

今年5月起,作为云南大理古城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理事,施怀基多次在网上实名发帖,建议有关部门将这块石碑拆除。石碑像人体器官,题字的孔垂柱则伴有不好的传闻,“这是对大理历史文化的不尊重”。但施怀基的诉求一直未得到回应。

今年7月12日,刚刚过完61周岁生日的孔垂柱去世,截至目前官方未公布具体原因。“新华社对外部”官博“中国独家报道”7月25日曾发布消息称,孔垂柱因病去世,其云南人大代表资格自然终止。

“我昨天(和朋友去那儿,看到石碑上‘孔垂柱’三个字被抹掉了。”施怀基讲述,“像是沥青抹上去的,不像是油漆。”

那么,题字是谁抹去的?在此地建碑请官员题字是否合适?9月1日下午,云南大理州苍山保护局一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石碑是当地一家企业所有,不在该局的管辖范围内,“我们管不到”。

声音

“留领导笔墨也好,请领导合影也罢,所体现的无非是当下对于权力无底线的膜拜和向往。官员本是公仆,如果能以实际行动践行群众路线,墨宝、合影这些‘替身’哪里有市场?说到底,还是形式主义在作怪。”——2014年8月14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曾发文批题字现象

(原标题:云南去世高官孔垂柱题字被抹)

尉健行《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出版

新华网北京10月12日电 (记者谭浩)尉健行同志《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近日在全国公开发行。

本书收录了尉健行同志自1987年至2002年担任监察部部长及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期间关于反腐倡廉方面的重要报告、讲话和文章。全书共67篇,其中有一部分是首次公开发表。

本书集中了尉健行同志贯彻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重大决策、部署的主要思路和言论,反映了尉健行同志对党的反腐倡廉理论的深刻思考,体现了广大干部群众在这一历史阶段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重大成果。本书对于了解这一时期反腐倡廉的历史发展过程,深化对反腐倡廉理论和实践问题的认识,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全面贯彻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与时俱进地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具有积极意义。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买房凭什么要开无犯罪证明?

在一个总理都忍不住吐槽“证明你妈是你妈”的证明大国,“无犯罪记录证明”这事真的一点儿不新鲜。这一次,“奇葩证明”再一次成为新闻,不仅仅因为“买房要无犯罪证明”,更因为连云南盐津县普洱派出所的民警都看不下去了。


房产税开征需过两道民意坎儿

就单纯开征房产税而言,如果在一些问题没有厘清之前就上马开征,即便真得走了“立法征税”的程序,即便看起来比一些部委直接发红头文件以加税的做法更加委婉和含蓄,也就是拥有了所谓程序正义,对于众多国人而言恐怕也会产生“一百个不高兴”。


性暴力为何没写入新反家暴法

不难想象,不少女性,比如说被拐卖的妇女会遭遇性暴力。在家庭范围的界定上,至少也应该承认很多恋人的同居生活与一般家庭生活无异。那为什么,法律没有将性暴力、恋爱关系中的暴力纳入管理中?


有钱人成龙发自内心想坐牢?

成龙想强迫有钱人包括自己去坐牢,这只是他的一个愿景而已,能不能实现那是另一回事。在一个法治社会,想坐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被法庭判决有罪,否则就算影视明星想体验生活求坐牢,也是不可能心想事成的。

全国首家失独养老院投入运营 10位老人入住

原标题:首批入住“五福”老人公示结束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崔红)首批入住“五福”的10位老人情况昨天公示结束。公示通过后,将由北京市社会福利事务管理中心向老人下达入住通知书。按照计划,“五福”作为北京乃至全国首家“失独养老院”本月投入运营。

根据公示,10位老人中最大年纪的81岁,最小的71岁,其中有3对是老夫妻。这10位老人的情况所在街道办事处都很了解,也积极给予特别关照。其中81岁的王金娥老人年龄最大,其所在的牛街街道就表示,老人正居住在广内养老院。

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在“失独朋友圈”里很有名的潘妙良夫妇也在公示名单中。潘教授今年78岁,夫妻二人均来自清华大学,9年前其准备结婚的独子因心脏病去世。老人把儿子吃剩下的半块馒头用保鲜膜包好,精心收藏至今。“能住进专为‘失独者’开办的养老院”是潘妙良最大的心愿,为此,他甚至参加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把失子的故事广而告之。今年3月,潘妙良夫妇获邀试住“五福”一周时间。随后他与“失独”的伙伴们分享了入住感受:“太舒服了!护理员太像儿女了!我是很想入住‘五福’啊。”

考虑到“失独”老人多不愿与有子女的老人同住,北京市特将“第五福利院”改造成专门接收“失独”老人或独生子女伤残老人的福利院,入住申请工作7月中旬启动,8月办理入住手续,首批投入运营的床位不少于50张,目前已完成10位申请入住老人的公示工作。自去年起,拥有450张床位的“五福”已不再接收普通老人,今后将慢慢过渡为只接收“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年人”的福利院。目前已居住在这里的老人则不受相关政策影响。

“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老年人”指独生子女发生三级以上伤残或死亡、未再生育或收养子女的家庭中失能或7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目前,本市“失独”老人有7000多人,独生子女伤残的老人1.3万余人。


中国渔船撞沉,日方最先救人

人命关天,情况紧急,中日双方都积极搜救,确实展现出了人道主义的精神,值得充分肯定。


妥协时,守住底线便能保存尊严

因各人底线不同,或者说,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


日本天皇想退个休都难办

有几千年历史的天皇,如何适应现代社会?而对“万世一系”的天皇制习以为常的日本社会又是否要顺应时代,接受天皇制的改革呢?

同仁堂回应1年6次上质检黑榜:非本公司产品

原标题:同仁堂回应“一年六上黑榜” :产品与上市公司无关

遵循“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古训的同仁堂再次遭遇质量信任危机。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同仁堂一年六次登上质检黑榜,涉及生产的相关产品抽验结果不合格、销售劣药等。

对此,上市公司同仁堂2月18日对外发布澄清公告称,媒体所关注的“炙甘草”、“(烫)骨碎补”、“熟地黄”等为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生产和销售,非本公司产品;本公司未生产该类饮片产品。

再陷质量危机

据了解,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生产的炙甘草在天津市抽验结果为含量测定项目不符合《中国药典》2015年版一部相关规定,其生产的(烫)骨碎补在贵州省抽验结果为不合格,其生产的熟地黄在湖北省抽验结果为含量测定不合格,其生产的翻白草在山东省抽验结果为性状不合格;北京同仁堂制药有限公司的药品加味左金丸因装量差异抽验不合格,同仁堂淄博药店因销售劣药被罚。

2月18日,同仁堂在发布的澄清公告中介绍,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为公司控股股东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集团公司)下属北京同仁堂药材参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媒体所关注的“炙甘草”、“(烫)骨碎补”、“熟地黄”、“翻白草”为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生产和销售,非本公司产品;本公司未生产该类饮片产品。

不过,一位接近同仁堂(亳州)饮片的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上述说法也有偏差,翻白草并非公司生产,而是假冒公司产品。

此外,上市公司同仁堂还介绍,北京同仁堂制药有限公司为同仁堂集团公司下属的中外合资企业,其生产的品种与本公司不存在重叠的情况,媒体所关注的“加味左金丸”为该公司生产,非本公司产品。

对于同仁堂淄博药店出售劣药事件,同仁堂表示,该药店采购同仁堂系外企业生产的红参,渠道合法合规,厂家证照齐全并提供了红参产品质量合格的检验报告,后在抽验中发现该产品人参皂甙含量不达标,同仁堂淄博药店已及时终止与该厂家所有经营业务。

中药产品质量引关注

在老字号同仁堂产品质量引起社会关注的同时,包括云南白药在内的中药生产企业也屡次面临质量危机。

“中药饮片是中药产业链重要一环,但近年来,中药饮片屡次被曝出存在质量问题。知名企业出现质量危机反映的是整个中药行业面临的问题。”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家近年来加大了对中药行业的飞行检查力度。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2月9日发布《关于54批次中药饮片不合格的通告》,涉及板蓝根等多种常见药,不合格项目包括性状、含量测定、二氧化硫残留量等。国家食药监总局表示,对上述不合格中药饮片,相关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采取查封扣押等控制措施,要求企业暂停销售使用、召回产品,并进行整改。对确实生产不合格饮片的生产企业从重处罚。

在史立臣看来,中药产业的发展引起了国家的重视,产品质量这一关必须严守。但仅靠监管部门的飞行检查,中药产品质量难以得到保障。史立臣认为:“应该对整个中药产业链制定一套标准,按照标准进行生产、采购、流通、仓储、销售;在大型中药企业、生产基地设立检查机构;此外,还得强化对违规生产企业的处罚力度”。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一季度谁最能挣钱?这5省人均可支配收入超万元

原标题:一季度谁最能挣钱?这5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超万元

中新网北京5月17日电(记者 李金磊)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了31个省份2017年一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数据。其中,上海、北京、浙江、江苏、天津这5地一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万元。数据显示,上海居民不仅挣得最多,也花得最多,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均为全国最高,分别达到15841.08元和10165.88元。

2017年一季度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2017年一季度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

5省份一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超万元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184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

所谓居民可支配收入,是指居民可用于最终消费支出和储蓄的总和,即居民可用于自由支配的收入,既包括现金收入,也包括实物收入。按照收入的来源,可支配收入包括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

2017年第一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前十名省份。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制图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2017年第一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前十名省份。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制图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在地方层面,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梳理发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前十位的分别是上海(15841.08元)、北京(14558.12元)、浙江(13040.06元)、江苏(11337.30元)、天津(10421.38元)、广东(9190.51元)、福建(8620.23元)、辽宁(7545.34元)、山东(7512.84元)、内蒙古(7091.40元)。

可见,上海、北京、浙江、江苏、天津的居民比较能挣钱,其一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突破1万元,这5地也是一季度全国仅有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万元大关的地区。

资料图:市民正在超市购物。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资料图:市民正在超市购物。中新网记者 李金磊 摄

一季度上海居民挣钱最多,花钱也最多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4796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7.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2%。

居民消费支出是指居民用于满足家庭日常生活消费需要的全部支出,既包括现金消费支出,也包括实物消费支出。消费支出包括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以及其他用品及服务八大类。

记者发现,2017年第一季度,上海居民不仅挣钱最多,花钱也最多,一季度上海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10165.88元,是全国人均消费支出最多的地区,也是仅有的人均消费支出超过1万元的地区。

北京、浙江一季度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分列第二、三位,其中,北京一季度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266.12元,浙江为7402.66元。(完)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北京海淀小车坠入鱼塘 车上4人溺亡

原标题:海淀一小车坠入鱼塘 车上4人溺亡

新京报快讯(记者曾金秋 王煜)6月7日凌晨0点左右,海淀区上庄八家村一辆轿车坠入鱼塘,车上4名男性乘客全部溺亡。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事发地位于上庄镇八家村西南部的一个鱼塘。附近一位目击者告诉新京报记者,7日凌晨,先后有两辆车向鱼塘方向开来,前面的一辆冲入水中,后一辆车的人便下车相救。目击者称,两辆车上的乘客来自同一个单位。

在事发现场,新京报记者看到,鱼塘与穿过八家村的一条主干道呈“T”字型交汇,鱼塘周围没有围栏,也没有路灯。

鱼塘附近的一家农庄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溺亡的四人均来自石景山一家建筑公司,昨天搬家到附近,晚上想找个宾馆歇脚。由于晚上路比较暗,又逢大雨,车辆不慎栽进鱼塘。

北京市公安局6月7日上午通报称,7日0时17分,在海淀区上庄镇一鱼塘,一辆捷达牌小客车落水。0时26分,海淀分局派出所民警及消防官兵到达现场展开救援,在落水人员同事的配合下,车内4人被救出。经999现场检查确认,均无生命体征。目前,车辆已打捞上岸,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